切換到寬版
  • 497閱讀
  • 0回復

低保戶老朱眉頭舒展了(一線探民生·補齊民生短板⑤) [復制鏈接]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鞍山網站開發

      核心閱讀
      
      朱德江是江蘇省泗洪縣魏營鎮龐塘居委會的村民,兒子意外去世,兒媳離家出走,老伴兒患有糖尿病,他自己也得了食道癌……好在還有社保兜底機制在幫忙:村里替他的孫子申辦了孤兒補助,老兩口的藥費和朱德江的大病治療費用也能通過大病保險政策報銷不少。“扶貧100”專項保險、鎮政府、民政項目和對口幫扶的扶助、家門口的公益崗位……多項幫扶下,老朱脫貧了。
      
      “老朱,上班啦?”“老朱,今天很精神嘛!”老朱一身橘色的制服、推著一輛保潔車,黢黑的臉龐上露出靦腆笑容,一邊和路過的鄉親們打招呼,一邊麻利地用鉗子拾起草叢中的塑料瓶。
      
      老朱名叫朱德江,今年74歲,是江蘇省宿遷市泗洪縣魏營鎮龐塘居委會的村民。鄰居們注意到,自從脫了貧、日子有奔頭,老朱的精神狀態都變好了,性格也開朗了不少。在他深深的皺紋和舒展的眉頭中,埋藏著許多故事。
      
      得了大病
      
      兜底政策管報銷
      
      故事有個不幸的開始。19年前,朱德江的兒子在洪澤湖上捕魚,遇上了大風浪沒能再回來。不久后兒媳離家出走下落不明,只留下一個才14個月、天生左手殘疾的孫子。
      
      中年喪子,一度讓朱德江對生活失去信心。村里得知情況后,村支書經常上門關心慰問,替他的小孫子申辦了孤兒補助,并組織鄰里鄉親幫助照看。
      
      魏營鎮所在的西南崗,是江蘇最貧窮的片區之一,丘陵地帶的土壤存不住水分,莊稼產量不高。生活雖清苦,因為有每年幾千元的孤兒補助,也并沒有陷入貧困。
      
      2013年,先是老伴兒黃明珍得了糖尿病,又有一天朱德江覺得吞咽困難,后來情況日益嚴重,他便去縣醫院看病。老朱還記得醫生從厚厚的眼鏡片后面望著他問,“家屬呢?”“沒來。老伴病了,兒子死了,兒媳跑了。”醫生嘆了一口氣將病歷交給他看,同情地說,“要是還能吃,就買點好的吧。”拿著食道癌的報告單,朱德江咬著牙沒有告訴任何人。他覺得這個病治不好,只會花錢,他決定不再治療,將看病錢攢下來給孫子上大學用。每當看到懂事的乖孫在寫作業,老朱就忍不住淌眼淚:“我怕是看不到你讀大學了。”
      
      又挨過一年,老朱每吃一口都要吐出來,病情終于瞞不住了。他找來大侄子,將自己僅有的一點兒積蓄拿出來準備交代后事。侄子告訴了其他親戚,大家都勸他要去治療,倔老頭依然不肯。
      
      “縣里看不好的話,咱們到南京的大醫院做手術去!”侄子努力勸說,“押”著他去了省腫瘤醫院。大醫院的專家檢查后寬慰老朱,“100個患者中有90多個都能治好。”他開始有了點信心。但是手術做完躺在床上的一個月,老朱又為手術費犯了愁。
      
      侄子告訴他,村里已經知道了他的困難,并為他申請了低保,能幫助他利用大病保險政策報銷一半多的醫療費用。“住院費用總共是102041元,其中符合報銷范圍的是67169元,新農合大病報銷40818元,民政上為低保戶進行二次報銷,又報銷了13175元。”朱德江從家里翻出一大摞報銷單仔細給記者算了一筆賬,報銷比例超過了一半。
      
      手術后,老朱的幾次化療共計花費1萬多元,都享受了低保戶的減免政策,老伴兒打胰島素也能報銷大半。目前,每年老兩口藥費自理部分的3000多元,也是家庭可以承受的。
      
      “能夠報銷這么多,真是雪中送炭呀,不然救活了命也難過日子。是黨的好政策給了我繼續活下去的勇氣!”老朱邊說邊抹起了眼淚。
      
      孫子上學
      
      專項保險給補助
      
      2017年,朱德江的孫子考上蘇州市職業大學,這是這個命途多舛的家庭中,近年來最大的一件喜事。但是對于才做過大手術、喪失了大半勞動能力又掏空了家底的老朱來說,每學年1.6萬元的學費并不算少,這筆錢從哪里來呢?
      
      這還要從前一年說起。2016年初,朱德江一家被精準識別,評定為建檔立卡低收入農戶。接下來,黨委政府幫助朱德江了“扶貧100”專項保險。
      
      “按照江蘇省新一輪年人均收入6000元的脫貧標準,作為東部發達省份的欠發達縣域,全縣仍有3.8萬戶、12.06萬低收入人口。”泗洪縣扶貧辦主任張美洪介紹,為有效破解低收入人口脫貧難題,該縣創新推出“扶貧100”專項保險新模式,為全縣所有建檔立卡戶免費購買一份“扶貧100”保險,使他們享受到基本醫療保障待遇和大病保險、醫療救助,并在初次確診身患重大疾病,遇意外傷害、傷殘、身故、房屋受損等情況下,繼續享受二次補償的保障制度,減少家庭支出。
      
      張美洪告訴記者,“扶貧100”專項保險籌資有三個渠道:縣扶貧辦、民政局、慈善總會為發起人,縣慈善總會利用互聯網平臺線上接受社會各界捐助,線下接受企業、個人捐資,不足部分由省、市、縣安排的專項資金解決。“過去扶貧工作主要是結對幫扶單位,在逢年過節時為低收入戶送些米面油物品,難以解決實質問題。”他認為,“保險+扶貧”是對精準扶貧工作的一種探索,是對原有扶貧開發方式的再創新和再補充。
      
      貧困助學也是“扶貧100”的一項重要內容,朱德江一家就是受益者。按助學政策,大學本科每年可享受5000元補助、專科可享受3000元補助。鎮政府又送來1000元助學金,民政部門“陽光助學”項目也為其補助了5000元的愛心基金。此外,與老朱結對幫扶的一位市委領導又送來了3500元個人捐贈。這樣,上大學的學費基本湊齊了。
      
      懂事的孫子還說,上了大學以后也會通過申請助學金、勤工儉學等方式,來減輕家中負擔。放下了一樁心事,朱德江夫婦的病情也逐漸得到有效控制。特別是老朱,除了講話還不很利索,現在每頓飯都能吃下兩碗了。一家人看到了希望,原本緊鎖的眉頭舒展開了,臉上漸漸多了笑容,性格也開朗了不少,老朱有時還樂意去跳跳錢桿舞(當地的一種舞蹈),娛樂一下身心。
      
      公益崗位
      
      幫扶之外能自強
      
      身體狀況有所好轉后,老兩口再也閑不住了。正在這個時候,龐塘居委會主任馮明付找到了朱德江,希望他和老伴能夠承擔龐塘村居的部分保潔工作,每人每月有500元收入,一年就是1.2萬元。“一方面,當時正在進行鄉村環境整治,村里確實有保潔的需求;另一方面,考慮到老朱剛做了大手術,歲數也大了,沒有辦法去外面打工賺錢,就想找輕快些的公益崗位給他干,可以貼補一些收入。”馮明付坦言。
      
      然而朱德江的表情看起來卻有些糾結:“我一個老爺們兒,上街撿垃圾,覺得丑,不好意思。”“嗨,有啥怕丑的。文明衛生是國家要求的大事,我帶著你去撿幾次,你就熟悉了。”馮明付真的拉著老朱上街,還專門在人多的地方撿垃圾,逢人就打招呼。漸漸地,朱德江也放下了負擔:“鄉親們的素質越來越高,都很注意衛生。村干部都能撿垃圾,我一個老頭怕啥丑。”
      
      此后,無論刮風下雨,他和老伴都每天凌晨5點、下午3點清掃撿拾,一絲不茍。鄉親們笑說,看見他就看見了凌晨5點的泗洪。
      
      去年,老伴得了腦梗,糖尿病也日益加劇,不得不停掉了保潔工作。這時候,朱德江又找到了馮明付:“我希望能夠再增派一個人手,保潔區域最好能離家再近一些。”這一要求很快得到了滿足。村里安排了另一位低保戶填補了公益崗,而老朱分管的保潔區域推開家門就是,方便他隨時回去照顧老伴。
      
      2017年搬遷進集中居住小區的大房子里,開發商優惠了房款,政府幫助購買家電家具;2018年土地流轉后,原本無力耕種的田地又有了萬余元的租金收入;自己在家門口干保潔,每年有6000元穩定工資……依靠扶貧政策幫助,再加上辛勤勞動,朱德江家的收入逐年提升、生活質量也有了提高。2018年底,老朱主動要求脫貧,在脫貧測算確認表格上寫下了自己的名字。
      
      朱德江表示一直要將這份工作干下去,也為孫子做個榜樣:“有了困難依靠國家,但也不能只會依賴,要力所能及地干點事,心里才感覺舒坦。”
      
      “宿遷推進低收入農戶減支增收,一方面聚焦產業提質增效,打造優質稻米、標準化果蔬、園藝型花木等六大百億級產業,免費開展勞動力培訓,帶動10多萬低收入勞動力就業;另一方面健全兜底保障體系,包括將農村低保標準提高到每月520元,確保低保人口收入達到6000元標準線;同時探索激勵機制,開展有勞動能力困難群體就業、創業、社會保障激勵試點。”宿遷市扶貧辦負責人介紹,朱德江老夫婦面對生活的特殊困難,在政策兜底之外也自立自強,值得點贊。
      
      鏈接
      
      1813萬貧困人口納入農村低保或特困救助
      
      低保等社會救助兜底保障是民政部門在脫貧攻堅中承擔的重要任務,近年來圍繞脫貧攻堅兜底保障主要開展了以下幾方面工作。
      
      推動完善農村低保兜底保障政策,實現了農村低保制度與扶貧開發政策的有效銜接。自2016年以來,民政部按季度通報農村低保標準低于國家扶貧標準的縣(市、區)情況,督促農村低保標準低的地區提高標準。從2017年底開始,全國所有縣(市、區)的農村低保標準均已達到或超過國家扶貧標準,確保所有建檔立卡貧困人口人均收入均能超過國家扶貧標準。
      
      做好農村特困人員集中供養服務。鼓勵各地在滿足特困人員集中供養需求的前提下,逐步為農村低保、低收入家庭和建檔立卡貧困家庭中的老年人、殘疾人,提供低償或無償的集中托養服務等。
      
      加強資金傾斜。積極協調財政部,爭取財政加大困難群眾救助補助資金投入,會同財政部在分配財政困難群眾救助補助資金時,新增“深度貧困”因素,體現對深度貧困縣所在省份的傾斜支持,2019年財政安排的困難群眾救助補助新增資金,全部分配給“三區三州”等深度貧困地區。
      
      加強工作指導。自2016年以來,連續3年將脫貧攻堅兜底保障工作作為基層民政工作蹲點調研重要內容,進行重點調研指導、督導;指導地方進一步加強社會救助家庭經濟狀況核對機制建設,開展社會救助家庭戶籍、車輛、銀行存款、證券、住房買賣和住房公積金、工商登記、不動產登記等信息的查詢核對工作,實現社會救助對象的精準認定。經與國務院扶貧辦數據比對,截至2018年底,全國共有1813萬建檔立卡貧困人口納入農村低保或特困人員救助供養范圍(其中已脫貧1225萬人,未脫貧588萬人)。
      
      目前,社會救助兜底保障方面還存在解決“支出型貧困”問題仍存短板、收入水平略高于建檔立卡貧困戶的群體缺乏政策支持、如何更好鞏固脫貧攻堅成果等問題。下一步,將繼續完善兜底保障相關政策,加大臨時救助力度,加快推進社會救助綜合改革,進一步完善社會救助體系,切實發揮好社會救助在脫貧攻堅中的兜底保障作用。
      
      (本報記者 李昌禹整理)
      
      
快速回復
限80 字節
批量上傳需要先選擇文件,再選擇上傳
 
上一個 下一個
      陕西11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