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到寬版
  • 1458閱讀
  • 0回復

金融反腐清“血栓”,政法嚴打“燈下黑”|調查·觀察 [復制鏈接]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離線公羊以蓮
 

品牌洗衣店

      作者:新華每日電訊記者黃海波、劉婧宇
      
      據統計,今年11月,在一級黨和國家機關、國企和金融干部中,5人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5人受到黨紀政務處分。此外,本月還查處了48名省管干部。
      
      記者梳理發現,在上述被查處的58名干部中,金融、能源等領域相對集中。尤其金融干部接連落馬,延續近段時間的反腐態勢和力度。
      
      進入11月,我國北方地區正式供暖。民生從來無小事,有些地方三年煤改電補貼不兌現,有些地方多年違規收取高額“報停費”……日前,國務院通報河北、山西部分地區,保供暖不作為慢作為。
      
      稍早前,紀委國家監委也公布了整治漠視侵害群眾利益問題的最新成果。一批像供暖亂象一樣,群眾反映強烈的突出問題,通過整治得到妥善解決,成為冬日里的一道暖陽。
      
      金融反腐“探頭”顯威
      
      11月,金融領域反腐敗持續加壓。
      
      短短四天內,有4家銀行的高管被查處——中信銀行哈爾濱分行原黨、行長于成信,吉林銀行原黨、董事長張寶祥,中國工商銀行重慶市分行原黨委委員、副行長謝明,中國工商銀行上海市分行原黨、行長顧國明。
      
      金融是融通國民經濟的血脈,重要性不言而喻。金融干部,稍有不慎就會被“圍獵”。11月20日,紀委國家監委披露吉林省信托有限責任公司原黨、董事長高福波嚴重違紀違法案例,就頗具代表性。
      
      在吉林農信系統有“金融教父”之稱的高福波,涉案金額高達數十億元,是吉林省紀委有史以來查辦的最大額的案件。
      
      當高福波收下第一筆5萬美元賄款時,心中忐忑不安。但是,貪欲之門一旦打開,便很難關上。曾經“窮怕了”的他,面對不義之財,變得越來越心安理得:高檔住宅來者不拒,出差只坐頭等艙,喝酒只喝茅臺……
      
      被“圍獵”的還有金融監管者。11月17日,內蒙古銀保監局黨委委員劉金明嚴重違紀違法,接受審查調查。稍加留意便會發現,劉金明是自2018年4月銀保監會成立以來,第三位落馬的省級監管局領導。前兩位分別是廣西銀保監局黨委原趙汝林、福建銀保監局局長亓新政。
      
      金融反腐清“血栓”,與紀檢監察部門加強對金融機構的監管有關。從去年底開始,紀委國家監委陸續向中管金融企業派駐紀檢監察組,受紀委國家監委直接領導,坊間將其稱為“煥然一新的升級版‘探頭’”。
      
      金融腐敗涉及范圍廣、鏈條長、方式復雜,隱蔽性和傳染性都較強,這支“探頭”迅速發揮作用,從總部到地方,從國內到海外,從銀行到信托,金融領域反腐動作不斷。
      
      今年以來,已有超過50位金融干部受到查處,充分表明了紀檢監察機關持續加大金融反腐力度的決心和信心。
      
      國企并非“世外桃源”
      
      相較前兩月,11月受查處的國企干部明顯增多。除了金融領域,能源、城投也占比不小。
      
      11月18日,深耕電力系統30余載的中國大唐原紀檢組副組長王元春,接受審查調查。
      
      加上10月份被查的中國南方電網有限責任公司原黨組書記、董事長李慶奎,中國華電集團有限公司原黨組、總經理云公民,兩個月之內三只“電老虎”相繼觸及反腐“電網”。
      
      山西煤炭行業被稱為腐敗重災區。11月4日,山西陽泉煤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原黨委、副董事長白英被查。履歷顯示,白英已經退休兩年。
      
      如果反腐是一把標尺,過去10年間,山西七大煤炭集團,均在上面留下了“刻度”。如今,陽煤集團再刻一“度”,著實令人唏噓。
      
      董事長違規乘坐頭等艙222次,下屬企業領導干部辦公室超標81.2平方米……自11月11日起,云南城投集團黨委連續3天“自我揭短、自曝家丑”,對發現的“四風”問題全部點名道姓公開通報。從集團董事長、總裁,到下屬員工,多人被點名批評。
      
      這一不同尋常的做法背后,是云南省紀委監委創新監督方式方法,改變以往由省紀委監委為主體通報違紀違法單位和事實的方式,讓違紀違法單位“自我揭短、自曝家丑”。
      
      除了云南城投集團,云南農墾集團、云南建投集團等單位黨委,也對違反八項規定精神問題“自我揭短、自曝家丑”,主動通報曝光,并公開做出承諾,接受社會監督。
      
      國企反腐是紀檢監察部門的工作重點之一,出現云南城投集團這樣對八項規定精神“上下”無感的亂象,反映出仍有部分國有企業,全面從嚴治黨主體責任履行不到位,黨員干部思想教育和黨性鍛煉缺失。
      
      同樣在云南,同樣是國企,日前,檢察機關對云南省國有資本運營有限公司原黨、董事長劉崗,罪、國有公司人員濫用職權罪、挪用公款罪一案提起公訴。
      
      “享受了不該享受的東西,就會失去不該失去的東西。”劉崗在懺悔書中寫道。
      
      37歲就提拔為副廳級領導干部的劉崗,自以為正廳級一把手非他莫屬。但是,一次不如意的人事調整,讓他的心態發生了變化。
      
      “從任命黨到進入留置,我居然一遍黨章都沒有看過……”黨性缺失,正是劉崗違法犯罪的根本原因。
      
      黨性缺失也體現在百億級國企掌門人、內蒙古能源建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原黨、董事長魯當柱身上。為求仕途順利,他竟然布置20多平方米的佛堂,供奉佛像十余座,早晚燒香拜佛、打坐念經。
      
      國企并非“世外桃源”,而是黨執政興國的重要支柱和依靠力量。只有堅持反腐倡廉,及時清除藏匿其間的“蛀蟲”,才能真正做大做強做優。
      
      群眾利益不容啃食
      
      民心是最大的政治。侵害群眾利益,一分一厘都不能放過。
      
      進入11月,我國廣大北方地區開始正式供暖。這是關系群眾切身利益的民生工程,但在干群同心保供暖的“集結號”中,卻存在一些雜音。
      
      根據群眾的反映,國辦督查室近日派員赴河北、山西有關地方明察暗訪。督查發現,兩省部分地方和單位漠視群眾利益,不作為慢作為、承諾不兌現,沒有有效保障群眾溫暖過冬。
      
      其中,保定市蓮池區三年煤改電補貼不兌現;張家口市懷來縣有關部門監管失職,供暖公司無證經營,且多年違規收取高額“報停費”;石家莊裕華區有關單位與企業串通搞文字游戲糊弄群眾,損害政府形象……
      
      各級職能部門正在形成合力,向侵害群眾利益的行為“亮劍”。
      
      11月20日,甘肅省人民政府網站發布通知,免去閆敬明的省人社廳副廳長職務。通報指出,甘肅省人社廳任性用權,把“放管服”變“管卡壓”,對基層反映強烈的問題不予理睬。
      
      履職不力、效率低下、辦事拖拉,不作為甚至亂作為,是典型的漠視群眾利益表現。此次,甘肅省委常委會對省人社廳黨組在全省進行通報批評,就是為了真刀真槍解決問題、推進整改落實。
      
      11月10日、17日,紀委國家監委機關會同教育部、住建部、交通運輸部、市場監管總局、國家醫保局等,公布在“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中,專項整治漠視侵害群眾利益問題的第二、第三批成果。
      
      從整治成果可以看出,一批群眾反映強烈的老大難問題,無數個家庭的操心事、煩心事、揪心事,開始逐漸得到妥善解決。例如,針對住房租賃市場亂象,北京、上海、廣州、成都、西安等40個重點城市,排查住房租賃中介機構2.94萬家,查處違法違規住房租賃中介機構2816家。各地曝光的案件中,游離在監管之外,采取威脅、恐嚇等手段驅逐承租人,惡意克扣押金租金的就有2000多起。
      
      今年是打贏脫貧攻堅戰的關鍵之年。扶貧項目多,投入大,資金密集,一些深度貧困地區反而成為腐敗高發地,扶貧款竟然變成“唐僧肉”。
      
      11月,多地紀委監委通報扶貧領域不正之風和腐敗典型案例,警告那些貪腐“黑手”。
      
      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市南木林縣民政局原副局長邊巴倉決“雁過拔毛”,多次收受和索要低保戶財物,幾條毛毯、一籃藏雞蛋、幾塊酥油都能讓她“心動”。
      
      河南省信陽市浉河區游河鄉老廟村支部書記楊心兵,在給村民陳某某發放危改資金時,以復印費名義扣除600元歸個人所有,并收受陳某某現金200元。同時,還借機賣給陳某某茶葉2斤,收取400元。
      
      山東省陽谷縣阿城鎮王樓村村委會主任劉連貴,利用職務便利,截留上級黨委發放給本村兩名困難黨員生活補貼共計2000元,據為己有……
      
      縱觀這些形形色色的腐敗案例,看似金額不大,啃食的卻是群眾實實在在的獲得感,其害更甚。
      
      政法反腐不留死角
      
      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原黨組成員、副院長張家慧被“雙開”。內蒙古自治區呼倫貝爾市委原巡視員(市委原常委、政法)趙璽成,吉林省輝南縣委常委、政法黃雄杰,吐魯番市副市長、市委政法委、市公安局局長金虎……11月,多位政法干部受到審查調查。
      
      11月30日晚,海南省政法委通報了張家慧有關問題的調查結果,查明張家慧和其前夫、兒子三人共有資產約18.72億元。
      
      11月25日,湖北省武漢市黃陂區委常委、區委政法委,武漢市公安局黃陂區分局黨、局長李慶平被查。梳理發現,僅一年多時間里,這里一名原區委政法、兩名原區委政法委先后落馬。
      
      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仍處在“深挖根治”關鍵階段,政法干部頻繁被查,折射該系統反腐決心之大。
      
      距離江蘇省徐州市公安局云龍湖景區分局不到200米,有一個叫華商匯的會所,其實是藏污納垢之所。曹為民,江蘇省沛縣原副縣長、公安局長,在任期間充當違法犯罪人員“保護傘”,與多名涉黑組織頭目稱兄道弟,甚至讓身上刺龍畫虎的“小混混”給自己當司機,享受著“大哥”的待遇和榮耀。在他的庇護下,華商匯也辦得越來越紅火。
      
      曹為民的墮落軌跡讓人嘆息:公安機關領導干部,以小惡為開端,放任甚至放縱與社會背景復雜的人員交往,逐步腐化墮落,直至覆水難收。
      
      一則通報,9人落馬——這個少見的案例,出現在浙江省武義縣。11月8日,浙江省金華市紀委監委通報,武義縣委常委應國武等9人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紀律審查調查。
      
      武義縣是浙江省中部一個小縣城,人口30多萬。9名官員同天被查,當地群眾反響強烈。值得一提的是,9名官員中,居然有7名曾在政法系統工作過,多數人還曾是當地涉黑團伙的座上賓,包括縣政法委。
      
      “以取保名義叫胡某拿150萬,以取保名義拿蔡某150萬,另外每月收受其6500元……”一張舉報江蘇省連云港市看守所民警李磊索賄的紙條,引起了紀檢監察部門的重視。
      
      一名普通管教民警,索賄金額數目如此巨大?調查人員決定深挖紙條背后的故事。但是,一番談話后,紙條上列舉的在押人員均矢口否認。但些許異樣的眼神和語氣,讓調查人員心存疑惑。
      
      考慮到這些在押人員仍在李磊的管理轄區,于是看守所調整了李磊分管的監室。再次找紙條上涉及的人員談話時,他們放下了思想包袱,如實反映了問題。
      
      經查,李磊以給在押人員提供生活上的照顧為由,在一年多時間里,共48次收受在押人員親友微信、銀行卡轉賬,現金、購物卡和白酒等;以幫助找人聯系取保候審為名,收受活動費用,最終因沒有辦成退還,但留下部分錢款作為自己的“風險費”。
      
      構建政法系統風清氣正的政治生態,事關社會安定、人民安寧。為此,政法反腐應不留死角,從領導干部到普通民警,一律有腐必懲。
      
      (資料來源:紀委國家監委網站、中國紀檢監察報等)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快速回復
限80 字節
如果您提交過一次失敗了,可以用”恢復數據”來恢復帖子內容
 
上一個 下一個
      陕西11选5开奖信息